汁类营养药膳

汁类营养药膳是指以蔬菜、水果为原料,有时辅以一定的中药材,通过榨取、绞取、加热等方式获得的,是可直接饮用的一种流质或半流质食品,在饮用前可根据个人爱好,添加牛奶、酸奶、蜂蜜、糖、盐等口味。

老人和小孩适量少喝点果蔬汁可以助消化、润肠道,补充膳食中营养成分不足。成年人如果不能保证合理膳食,通过喝果蔬汁能够适量补充一些营养。有些人不爱喝白开水,有香甜味道的果蔬汁能使他们的饮水量增加,保证了身体对水分的需要。
另外,大量的科学证实,把几种果,蔬汁按一定比例配到一起,或通过煮的方法将具有补益作用的药物与果蔬汁充分融合,这样 烹制的的汁类药膳不但香甜可口、营养充分,而且具有很大程度的保健养生作用,蔬菜汁、水果汁一般含有丰富的有机酸,有助于消化、还能促进钙、磷的吸收,同时还含有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,若与药物配合经常饮用,即能获得强健体质、美容养颜等更多的效果。

羹类营养药膳

梁代药物学家陶弘景说龟肉“作羹大补“。羹类营养药膳所用的原料多需细切,如切作细丁、细丝、碎粒等,动物性原料在制羹前应剔去骨、刺,果品原料当先去皮剔去果核。

制羹中配用中药,如可直接食用者,系细粒的像苡仁、枸杞、芡实等,可直接放入烹制;如鲜百合、鲜山药等形大的原植物,应洗净切作细粒,然后放入烧制。如属于不宜直接食用的,可先煎煮取汁,再在烧羹的过程中倒入,也可用洁净的纱布包襄,放入烧制,至羹将成,取出布包,放碗内,用适量开水冲洗一下,取洗下的水冲入羹内一并烧制。

羹是一种最普通的食馔,但它所包含的烹饪技艺、具有调味功能和食疗作用,远非其他食馔所能企及,尤其那种灌注于汁液之间又迸释于载体之外的文化底蕴,更使得碗热羹皆获食界垂青。宋朝刘克庄的《后村诗话》续集卷四曾引朱敦儒《种芜菁作羹》诗云:“且喜芜菁种得成,苔心散出碧纵横。脆甜肭子无反恶,肥嫩羔儿不杀生。乐羊岂断儿孙念,刘季宁无父子情。争似野人茅屋下,日高淡煮一杯羹。

茶类营养药膳

茶为药用,在我国已有两千七百多年的历史。东汉的《神农本草》,唐代陈藏器的《本草拾遗》,明代顾元庆的《茶谱》等史书,均详细记载了茶叶的药用功效。《中国茶经》中记载茶叶的药理功效就有24例。 

经历数千年发展,茶已不仅仅是一种饮料,它还是医药,更是文化。如今,茶的利用范围越来越广,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也越来越深刻,其基本原因就在于它的医药保健功能。

茶为世界上优秀饮料之一,这已成为人们的共识。现代科学大量实践证明,茶叶确实含有与人体健康密切相关的生化成分。茶叶不仅具有提神清心了、清热解暑、消食化痰、去腻减肥、清心除烦、解毒醒酒、生津止渴、降火明目、止痢除湿等药理作用,还对许多现代疾病,如辐射病、心脑血管病、癌症等,有一定的药理功效。茶叶具有药理作用的主要成分是茶多酚、咖啡碱、脂多糖。茶叶药理功效之多、作用之广,是其他饮料不可替代的。正如宋代诗人欧阳修赞颂的那样:“论功可以疗百疾,轻身久服胜胡麻”。

所谓药茶,并非仅指单一的茶叶,它包括茶叶药用、茶药代茶等内容。药和茶原为一类其功能优势可以互补。茶、药配合的例子,如午时茶是家喻户晓的名方。茶叶与方中诸药配伍,成为主治外感风寒、消食滞、解腹泻腹痛及不服水土的灵验效方。从唐朝开始,中医药书籍中所记载的药方,有相当一部分剂型是茶剂,但处方中并不含茶叶。当前,药店里提供的“夏桑菊”、“王老吉”等茶饮即属此类。方子虽然是几种或 多种药味组成,但是剂型是茶剂,饮用方便,深受欢迎。

营养药膳

药膳就是以药和食物为原料,经过烹饪加工制成的一种具有食疗作用的膳食。它是中国传统的医药知识与烹调经验相结合的产物。“寓医于食”,药膳既将药物作为食物,又将食物赋以药用,药借食力,食助药威;既具有营养价值,更具有防病、治病、保健强身、延年益寿的功效。

药膳的种类很多,根据形式与加工方式,大体可分为粥饭、汤羹、鲜汁、茶饮、药酒、蜂产品、药膏、药饼、药糕、菜肴等。随着科学技术与医药实践的不断发展,药膳的品种也在不断增加。结合现代科研成果制成的具有疗作用的食品、饮料,品种繁多,治各具特色。

如今,中国药膳已经开始走向世界。不少药膳罐头和中药保健饮料、药酒等已销往国际市场,有的国家已经开设药膳餐厅。国际上一些学术界和工商界人士十分关注中国药膳这一特殊食品,非常希望能开展这方面的学术交流与技术合作。中国药膳交为世界人民的健康做出贡献。

蜂产品营养药膳

蜜蜂是一种能为人类社会提供食品与药品的昆虫,是人类健康食品制造的高级工程师。我们通常将蜜蜂从植物上采集并经加工、酿造和自身腺体分泌的物质,以及蜜蜂自身生长发育不同阶段的营养体统称作蜂产品。蜂产品来源于蜜蜂及其生态资源,是大自然的产物,其珍稀的成分、神奇的功效已广为人知。

蜂产品种类繁多,应用价值较高。来源于自然生态植物的蜂产品主要有蜂蜜、蜂胶、蜂花粉、蜂粮;来源于蜜蜂自身腺体的蜂产品主要有蜂王浆、蜂毒、蜂蜡及蜂巢;来源于蜜蜂自身营养体的蜂产品主要有雄蜂蛹、蜂王幼虫、蜂成虫等。
早在两千三百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,我国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在他的长诗《离骚》中就有关于食用花粉的描述,诗曰:“朝饮木兰之坠露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,可见屈原已经把木兰花的雨露和秋天菊花的花瓣都已当作餐饮之用。成书于两千多前的年《神农本草经》收载了365味中药,益气补中,除百病,和百药,久服志强轻身,不饥不老,蜂子味甘平,主风火,补虚,久服令人皮肤光泽好,颜色不老。而《三国志》中记述有蜜渍果品的生产方法。《楚辞》中有蜂蜜酒的记载。唐代孙思邈则在自己的著作中记述了葡萄蜜酒不用的自然发酵方法。

当代医学正逐步从治疗医学向预防医学发展,而蜂产品恰恰在预防医学方面能够充分它的独特作用。在蜂产品中不论蜂蜜、蜂王浆还是蜂花粉,它们的主要功效都是增强人们的自身免疫功能、健身强体、预防疾病发生之前,所以蜂产品非常符合养生之道。

汤类营养药膳

汤类营养药膳是以肉、蛋、奶、海味等原料为主,辅以一定的补益药物,加足汤水,经小火慢炖细熬而成的较稠厚的汤液。煲汤期间一般不开盖,不再加水,不加复杂的调味料。这类药膳既可以食料喝汤,也可以弃料喝汤。

汤自古以来即 为药膳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是数千年来逐渐形成的一种饮食文化。商代宰相伊尹精于烹调,首创汤液。他所著《汤液论》主要论述了如何用烹调方法治病,把治病的药物或食物煎熬成汤液,不仅服食方便,易于发挥治疗效果,也可减少或避免副作用。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记载了不少汤类药膳方,诸如当归生姜羊肉汤,温体散寒、补气生血,如今仍在沿用。唐代名医孙思邈所著《千金药方》也列举了丰富的汤类药膳方,如以母猪蹄、鲤鱼、鲫鱼等配料煮汤,可治产妇缺少乳汁。清代王士雄善于以汤膳调养,如以冬瓜汤行水消肿,丝瓜汤化痰止咳等。

粥类营养药膳

粥类营养药膳是以为、麦等粮谷为主,辅以一定的补益药物经熬煮而成的半流体食品。这类药膳可以用具药用价值的粮食制成,也可以由药物和粮食合制而成,一般有煮和焖两种制作方法。

粥在我国已有数千年的历史,在传统营养学上占有极重要的地位。相传粥最早是由黄帝始创的,《周书》称“黄帝始烹谷为粥“,这是关于粥的最早记载。中医认为粥能补益津液、健脾胃、补虚损,对人体最具颐养 功效,若辅以适当药材,则养生效果更佳。汉朝名医张仲景所著《伤寒论》、明朝医药学家李时珍所著《本草纲目》,对于药粥多所论及,而清朝中医烹饪典籍《随息居饮食谱》曾指出“粥饭为世间第一补人之物”。经过历代劳动人民的饮食生活实践,粥的制作方法不断发展,种类也在不断增加。如今,它已经成为最受中国家庭欢迎的药膳种类之一。

粥多在早上进食,以适应人体肠胃空虚的生理特点。正如北宋文人张耒在《粥记》中所说:“每晨起,食粥线大碗,空腹胃虚,谷气便作,所补不细,又极柔腻,与肠胃相得,最为饮食之良。”不仅晨起宜食粥,苏东坡还提倡晚上进食白粥,认为它能“推陈致新,利膈益胃,粥后一觉,尤妙不可言”。作为药膳的粥一般都能随个人喜好随意服食,不拘时间,不限剂量。当然,若辅助药材有宜忌事项的则除外,方后会有特别说明。

药膳养生的注意事项

药膳具有丰富饮食、保健养生、治病防病等多方面的作用,但在实际运用中要遵循一定的原则。
1、因证用膳
2、因时而异
3、因人用膳
4、因地而异

应正确对待药膳与药物的关系,药物是去病治疾的,见效快,重在治病;药膳多用以养生防病,见效慢,重在养与防。食物疗法不能代替药物疗法,但是药膳在保健、养生、康复中却有很重要地地位,尤其是对于慢性病、老年病,还有部分妇、儿疾病有显著效。它使人在享受美味的同时,得到保养、调理与治疗。

药膳要有针对性,针对不同的疾病、疾病的不同阶段,采用不同的药膳,对症立方用膳。

因证用膳。中医讲辩证施治。药膳的应用也在辩证的基础上选料配伍,如血虚的病人多选用补血的食物红枣、花生,阴虚的病人多使用枸杞、百合、麦冬等。只有因症用料,才能发挥药膳的保健作用。

因时而异。中医认为,人与日月相应。人的脏腑气血的运行,和自然界的气候变化密切相关。“用寒远寒,用热远热“,意思是说在采用性质寒凉的药物时,应避开寒冷的冬天,而采用性质温热的药物时,应避开炎热的夏天。这一观点同样适用于药膳。

因人用膳。人的体质年龄不同,用药膳时也应有所差异。小儿体质娇嫩,选择原料不宜大寒大热;老人多肝肾不足,用药不宜温燥;孕妇恐动胎气,不宜用活血滑利之品。这都是在药膳中应注意的。

因地而异。不同的地区,气候条件、生活习惯有一定差异,人体生理活动和病理变化亦有不同。有的地处潮湿,饮食多温燥辛辣;有的地处寒冷,饮食多热而滋腻;有的地处炎热,饮食则多清凉甘淡。在应用药膳选料时也是同样的道理。

酒类营养药膳

酒在医学上的运用,确为中国医学的一项重大发明。古埃及碰一下、古希腊以及古印度的医籍和传说中,也有用酒入药的痕迹,但在我们中国,可以说所有的医学著作中都载有药酒。这一点,是其他文明古国都无法比拟的。

先秦时期的医学代表作《黄帝内经》对酒在医学上的贡献作了专门论述。其中,《素问•汤液醪醴篇》论述了醪醴与防病的关系。东汉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中收载了许多以酒煎药或服药的方剂。孙思邈的《千金方》共有药酒方80余首、内科、外科、妇科等方面,并对酒与药酒的毒副作用已有一定认识。宋元时期的药酒又有了很大发展,《太平圣惠方》中就设有药酒专节达6篇之多,加上《泽济总录》、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、《三因方》、《本事方》、《剂生方》等书中的药酒方,计有药酒数百种。在明代医书中,如《普济方》、方贤的《奇效良方》、陈梦雷的《医学全录》、王肯堂的《证治准绳》等,都收载了大量的药酒配方。清代的医药学著作中,汪昂的《医方集解》、王士雄的《随息居饮食谈普》、吴谦的《医宗金鉴》、孙伟的《良朋汇集经验神方》、项友清的《同寿录》等,均收载了明清时期新创制的药酒配方。

药酒,顾名思义,是由酒与药物配制而成。然而其药物的配入是有针对性和选择性的,都是按特定要求加入的。因此配入酒中的药物不同,药酒的作用也不同。每一种药酒都有不同的作用重点,都有其适应范围。如药性药酒是以防治疾病为主的药酒,在配方上有严格细致的要求,是专为疾病而设的,补性药酒虽然对某些疾病也有一定的防治作用,但主要是对人体起滋补增益作用,促进人体健康,使人精力充沛,预防病邪袭入,也有一些药酒是专门为补虚纠偏,调整阴阳而设的。

药酒另一主要作用是,酒入药中,可以反佐或缓和苦寒药物药性,免除了服药的苦涩,为人们所乐于接受。如有很多善于饮酒的人,常用日常食品配制药酒。这些药酒既有医疗作用,又有滋补保健作用。

药膳养生的优点

养生就是保护生命,延年益寿。我国中医学十分重视养生,即通过精神调养、食疗药膳、养生功法等等综合措施,达到增强优质、防治疾病、防止衰老、延长生命的目的。

中医养生学强调“治未病”,即防重于治,提出了“天人相应”的整体观理念。台《素问•上古天真论》中说:“法于阴阳,和于术数,饮食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,故能形俱与神,而尽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”然而,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,节奏急促、环境欠佳、人事纷扰、压力无边。现代人生活于其中,在心理和生理方面,或多或少地都承受着现代文明所带来的冲击。外在环境问题难由一已所改变,那么,我们便应先由保健自己做起,而保健自己的方式,最容易的莫过于食疗药膳养生。

药膳的原料大部分来自人们生活中常用的主、副食品及常见的中草药。它们经过烹饪加工后,既是美味可口的佳肴,又可治病防病,强身健体。另外,因为药膳能防病,避免了生病后去大医院的麻烦,也省下了生病后医治的钱,还免去了吃药、打针、手术的痛苦。这样看来,“治未病”,药膳无疑是代价最小的方式。

药膳虽多是平和之品,但其防治疾病和健身养生的效果却是比较显著的。如莱阳梨香菇补精,是由莱阳梨汁和香菇、银耳提取物制成的,中老年慢性病患者服后不仅能显著改善各种症状,而且可使高脂血症者血脂下降,并可使免疫功能得到改善。可见,通过药膳的调理,人体质会有根本性的增强,从而达到身体健康、延年益寿的最终效果。

在运用药膳时,要全面分析使用者的体质状况、使用的季节时令、所处的地理环境等情况,判断其基本证型,然后再确定相应的食疗原则,给予适当的药膳治疗或滋补。如慢性胃炎患者,若证属胃寒者,宜服良附粥;证属胃阴虚者则服玉石梅楂饮等。因此药膳的功效可用我们常说的“治标治本”来概括,正因为它能“治标治本”,从“根”上断绝了病灶,所以其防病强身、延年益寿的功能也是最持久的。